登錄站點

    用戶名

    密碼

    [藝術雜談] 高調恩愛暴力離婚,余秀華兩次婚姻失敗,仍活出精彩自我

    1 已有 83 次閱讀   2022-07-18 20:28
    高調恩愛暴力離婚,余秀華兩次婚姻失敗,仍活出精彩自我 

    最近余秀華被家暴的事情鬧得紛紛揚揚, 她和楊儲策的愛情也就此就煙消云散了,都說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余秀華苦苦期盼的愛情,破碎至此,恐怕此后,她對愛情都沒有奢望了。

    她似乎早有預感,也似乎是被自己埋下了箴言,她曾說,每個人都渴望愛情,因為它美好,這純粹是一個沒有戀愛過的少女才會有的幻想啊,以往未曾得到過的愛情始終撩撥著她,把古井里的死水也卷起了波瀾。

    但余秀華不同于一般少女,她既已出嫁又有了孩子,雖然同楊儲策在一起之前,她便發出過強烈的心聲:我要愛情,我要生活!可當楊儲策突然出現將這份期待承接之后,她又覺得像是局外人一般被動地在愛情中甜蜜著。

    她看到了愛情的美好,預備好了迎接被拋棄的命運,但卻沒有想到最后的結局是如此面目猙獰、不堪回首。

    有多少戀愛最后不是千瘡百孔,愛情只是生活的奢侈品,渴望在愛情中收獲寵愛,就像是鬧著要吃糖的孩子,這種父母般的無私大愛不是隨便一個人都能做到的,就算能做到也長久不了,更何況楊儲策本就居心不清不楚,未曾商量就私自公開二人的戀愛消息,口口聲聲說愛她,520的時候收“恩人”1314、520的紅包,被戳穿了就下狠手打人…總之,女詩人的愛情故事無非給大家又上了一課,不要相信愛情和甜言蜜語。

    人還是要先愛自己,從自我的生命建設中,才能汲取源源不斷的靈感。其實,在沒遇見楊儲策之前,余秀華不正是這樣一直在自己拯救自己嗎?

    一出生即腦癱,19歲父母為其招來上門女婿

    余秀華出生的時候,因為倒產而成為腦癱,終身殘疾,厄運仿佛與生俱來,導致她4歲之前只能爬行,一個冬天就爬壞幾件厚棉襖,6歲之后,才可以借拐杖等工具嘗試行走,這樣的身體既沒辦法獨立生活,自然也沒辦法繼續完成學業,于是高二后她便輟學在家。但回家后她也只能喂兔子,喂雞,做一些簡單農活。

    她到學校里上學被人嘲笑,出去打工也沒人要,到了該嫁人的年紀,被父母安排嫁給一大把年紀但娶不到老婆的老男人。

    她曾在接受董卿采訪時談及身體原因給自己造成的一些影響,“我的青春時很晦澀的,從我讀書到婚姻,比如讀書到時候,別人老說看著我吃飯,他們一看我,我就緊張,擔心自己是不是把飯粒又掉到地上了,直到現在我還是很害怕,一個人的自卑心理真不是一時半會就能解除的,發表詩集或許證明了我的才華,但也僅僅證明了才華而已,不能改變我生活中很瑣碎的事情!

    面對余秀華,丈夫總是嘲笑與譏諷,說他在外面跳舞認識了一個女人,比她長得好看,余秀華用被子蒙住頭,一聲不吭。

    有一次,他為了討要800元工資,拉著余秀華一起:“他車如果開出來,你就沖上去,你是殘疾人,他不敢對你怎么樣!庇嘈闳A問:“那我要是被撞死了呢?”他不說話了,在這個男人心里,余秀華算是徹底明白,她還不如那800塊錢。

    后來,她干脆說:“這個婚姻就是扯淡”。

    兩個人就像是湊合著過日子的陌生人,互相之間有諸多齟齬,就差一層窗戶紙,立馬就能各奔東西。

    生命看似如一灘平靜的水溝,偶爾散發出刺鼻的氣味,但好在余秀華擁有有趣且坦誠的靈魂,她熱愛閱讀,閑暇時候她就捧著一本詩集在那里看,她更愛寫詩,一張紙一根筆,詩歌就在筆尖流動開來,像是燕子飛來時的春天,一切都等待著被發現,被聆聽。

    雖被視作無能的存在,依舊堅持閱讀、寫詩

    她寫詩的舉動,引起了丈夫的不滿,她一寫詩,丈夫就心煩,看她不順眼,同樣,她看著丈夫也心煩。兩個人分道揚鑣,各走各的路,丈夫奔上北京建筑工地,她和父母在家,整整一年過去了,過年丈夫回到家里,晚上要同房被她拒之門外,先拿伍佰元,要不不許碰!丈夫調侃著說:“這么貴,還是夫妻呢!”她的目的得逞了,兩人你睡你的,我睡我的。

    總之兩個人的結合,并沒有絲毫的愛意,這樣的婚姻,定然是不幸的。更何況余秀華作為一個弱勢群體,在父母與丈夫的眼中,都是“無能”的存在。

    父母潛意識里覺得她之所以身帶殘疾,是因為上輩子作惡多端;丈夫會對她冷漠以待,只會嘲笑她的蠢和笨。缺失親情、友情、愛情的余秀華,生活上無人相伴,精神上更是一片寂寞。

    有一些時候,她覺得苦,苦不堪言,沒有任何人幫助自己,于是非常絕望,“往往這個時候我就會用生命的本質來勸解自己,活著,有飯吃,有衣穿,好了,這就夠了,這最重要的一件事情了,既然最重要的事情還在,其他的就不要那么計較了。人不能貪心!

    內心的細膩,讓她更難以忍受婚姻的不堪,只是,她無力改變,只能忍著。她將自己的情感寄托在詩歌中,每天坐在院子里 ,寫天地、鄉間、麥田、荷塘、小狗……還有,對愛情的向往。

    幸運地是,詩歌成為了余秀華搖搖晃晃人生里的一根拐杖。它讓余秀華理解到活著真的很重要,而沒有詩歌的人生是空洞的。

    用讀書消解苦難,慢慢開始沖破苦難

    古語說:“窮不離豬,富不離書”莊稼人看書,寫字能干啥,父母不理解,丈夫不理解,唯有余秀華信念堅定,邁步向前?粗粘鋈章,藍天白云,遠山樹木,山花野草,她的心萌動了,不抒發不行了,破爛的桌面支起了電腦,扭曲的手指敲擊著鍵盤,一首首詩流淌了出來。

    此后,她學會了用詩句來記錄自己的內心世界以及周遭的一切,并且借助當代發達的科技,使之呈現在大眾面前。

    一次采訪中,面對記者的提問,她回答了個一路走來何以能獲得如此成就的問題:她說:“多讀書。閱讀是有力量的,它會讓人的心真正沉靜下來。只有心靈沉靜了,才會感受到真正的喜悅!

    在物質與愛的貧乏中,余秀華用閱讀與寫詩消解了苦難,并將其變為不可不表達與不可不沖破的禁錮,她閱讀、感受、抒發、抒發、感受、閱讀,如此循環往復,沉淀出了比自己生命更為蓬勃的生命力。

    到2015年,余秀華終于爆發了。2015年是屬于余秀華的一年,她的詩歌被網友大量轉發,而她帶殘疾的軀體、農婦的身份更是讓她顯得格外“勵志”。即使是沒有認真看過她詩的人,見著這樣一個身份的人,都會驚嘆她的“翻身”。

    “其實,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

    無非是兩具肉體碰撞的力,

    無非是這力催開的花朵,

    無非是這花朵虛擬出的春天,

    讓我們誤以為生命被重新打開,

    大半個中國什么都在發生,火山在噴,河流在枯,

    一些不被關心的政治犯和流民,

    一路在槍口的麋鹿和丹頂鶴,

    我是穿過槍林彈雨去睡你,

    我是把無數的黑夜摁進一個黎明去睡你。

    無數個我奔跑成一個我去睡你,

    當然我也會被一些蝴蝶帶入歧途,

    把一些贊美當成春天,

    把一個和橫店類似的村莊當成故鄉,

    而它們都是我去睡你必不可少的理由!

    這一首《穿越大半個中國去睡你》寫在2015年1月,那一年,她38歲,詩發表在網上后,被各大平臺轉發超過百萬次。

    “睡你”這個充滿幻想的詞,被她重新賦予定義,變成一個陽光、坦率、美好的詞匯。

    余秀華也被大家所認識,她由鄉間走到舞臺中間,也有了更寬闊的視野。

    然而,她面對這樣的盛景,卻直言:我勵志個屁呀,全是二十年的苦難將自己逼到了絕路。這樣清醒的認知,讓人開始認真對待她詩人的身份。但當人們看她躥紅的成名作時,卻又呈現出褒貶不一的言論。

    被封為蕩婦詩人,余秀華大方自嘲

    追捧熱度過去之后,《穿越大半個中國去睡你》這首詩開始引起很多人抵觸,甚至有網友封她為“蕩婦體”詩人。原因無他,僅一個“睡你”,就能引發無數的討論。

    尤其是開頭那句“睡你和被你睡是差不多的”,使無數想要了解她的人看到之后就選擇了退步。一個女人,將“睡你”就這樣赤裸裸地掛在嘴邊,成何體統?于是,僅看到詩的的題目,許多人就能夠對她書寫幾千字的批判,這樣的句子,會是高雅的詩?這樣的人,能被稱為詩人?

    在網友的指責之下,她的詩一度被稱為“蕩體詩”。

    余秀華認為這首詩恰恰表達的是愛情的可貴,和誰不是做,為什么偏偏是那個特定的人呢?正因為對愛情的忠貞,哪怕槍林彈雨也要去睡他,不是找他或者愛他,而是要去睡他,因為“愛錢就應該真槍實彈地干!”

    軀殼的不便并沒有阻礙余秀華釋放靈魂中原始的欲望,相反是生活的不斷錘煉讓她擁有了對生命赤裸裸的真誠。

    面對網友謾罵,余秀華坦然回應:“有人說我的詩是蕩婦體,我就是蕩婦怎么著吧!北蝗顺靶ψI諷了半輩子,她自己也擅長了自嘲,談到“蕩婦詩人”,她打趣說“我現在很著名,臭名遠揚”,她在書里嘻嘻哈哈:“蕩婦詩人四個字在網上飄啊飄,天空飄來四個字,你敢不當回事兒?可是這四個字真正與我沒有半毛錢的關系。我除了會蕩秋千,還會蕩雙槳,如果實在沒有飯吃了,也會當內褲。更重要的是我愧對蕩婦這個稱謂,一想到蕩婦,就想到眼含秋波,腰似楊柳,在我面前款款而來。而我這個中年婦女,腰都硬了,還怎么去蕩呢,說起來都是淚啊。好吧,蕩婦就蕩婦,我從堂屋蕩到廚房,從廚房蕩到廁所。后來一不小心就蕩到了北京、廣州等地,我寂寞地蕩來蕩去,警察看見了問都不問,我愛祖國如此和平!

    出名后和丈夫火速離婚,晚一天少五萬

    沒出名之前,大概有十年左右的時間,余秀華都決心要與丈夫離婚,但不止是丈夫不愿意,她的父母也是多番阻攔。身體上的殘缺一直是父母的心病。

    母親說“女人嘛,什么叫能干,管好自己的家,照顧好老公和孩子才是正經!

    父親落淚:尹世平這個孩子挺好的,到我們家二十年,一直是勤勤懇懇,兢兢業業的。

    二人更是直言:“女兒如果是健全的,當然可以有得選”,言外之意就是女兒是殘疾人,輪不到她挑挑撿撿。她不僅沒資格提離婚,如果離婚,父母的面子也沒地兒隔。

    在他們看來,生活是過給外人看的,只要一個家庭看起來完完整整,不被人看笑話就可以了,這種想法哪怕是到后來余秀華出名了,可以靠稿費養活自己的時候,也沒有變過。

    可余秀華哪能甘心被擺布,“離婚”是橫在她與父母中間的南墻,她偏執地沖撞,無非是希望父母能尊重她,尊重她內心真正的想法和她為人的尊嚴。

    “把我困在圍城中的父母,只是希望自己在人前有一個好名聲”,可她又說,“你活給別人看,你還不是那個樣子!

    家人奈何不得,丈夫尹世平又放話說道:“你越出名,我就越不離婚!薄澳阕叩侥膬,我就跟到哪兒!薄岸炅宋矣惺裁磳Σ黄鹉,現在出名了要離婚?”

    為了離婚,余秀華拿出了全部積蓄,說這個月離15萬,下個月10萬,丈夫喜滋滋地和她去領了離婚證,結束了這場婚姻。

    好笑的是,那個十年來,從來沒有在難走的田埂間攙扶過余秀華一把,還取笑她摔倒田間的丈夫,在離婚后,第一次牽了余秀華的手。

    與網友開啟罵戰,罵得酣暢淋漓

    一直在底層被欺壓努力破殼而出的余秀華,直面過人性的慘淡,依舊保持著對生活赤誠的愛,她在之后的生涯里,一直將這句話貫徹到底——生活不是給別人活的,你看不慣我,是你的問題。

    網絡噴子遇到她,往日那些無賴招式通通失靈,反被余秀華狠狠教了一把咋做人。她實力向網友展示了,如何做一個完美的非網絡暴力受害者。

    給李健寫詩被網友罵,她拿出了“我的微博我作主,指手畫腳媽入土 ”的氣勢與網友互懟。不過,李健本人倒是直言,稱欣賞余秀華這樣泥里生活,云里寫詩的狀態。

    面對網友道德綁架,她選擇破口大罵

    面對身份質疑,她反問:你又是什么貨色?

    面對外貌羞辱,她直接問候對方長輩

    面對生理缺陷的攻擊,她也能大方回懟

    余秀華雖然身有殘疾,但她不會羞于承認,也不逃避世人目光。面隊噴子的時候,拿出噴子的氣勢,才能不受欺辱,其實她十分謙虛。她說自己的詩并不好,錄完電視節目,她從不想多看,因為怕看到自己,會覺得“丑得要自暴自棄”。

    她一再拒絕和回罵的,是虛偽。她拒絕被定義,拒絕被裹挾和綁架。也許正是因為身體被拘束了,靈魂反而格外自由。

    “只要按照自己的心愿活著,努力地活著,人活著就是勝利!

    相遇90后小男友,甜蜜相愛卻開始停筆

    有人統計過她2014年到2015年1月20日公開面世的詩里面,“愛”字出現了140多次。也就是在這個階段,她遇到了楊櫧策,彼時他還不叫這個名字,而是“楊光偉”,正在輾轉各地打工,他贊嘆“余秀華的才華和敢說敢寫的勇氣”。

    兩人真正相識,是在余秀華的直播間。余秀華早已沒了離婚時的快樂,放浪形骸,每天喝酒、直播,“鍋底灰抹了自己一臉”,聽說余秀華胃疼,楊光偉將自己的蜂蜜產品寄了過去。 兩人加了微信,楊光偉叫她“小魚”,余秀華說這讓她想起自己第一次愛上的人,也是這么叫她。

    2021年12月24日的時候,兩人第一次見面就確立了戀愛關系。楊櫧策回憶: “當我第一次牽起她的手時,她很緊張,手心都冒汗了,有些不知所措。她害羞得像十七、八歲的少女,而我也像回到了少年時光! 兩天后,是他的生日,余秀華送了他三枚印章。其中一枚就是楊光偉新取的名字:楊櫧策。他說:“過去的楊光偉死了,現在的楊櫧策重獲新生!

    幾天后的元旦,楊櫧策單方面在社交媒體上公布了他們的戀情,但余秀華遲遲沒有說話,因為她無法確定這份感情的性質,以及她對它的態度。最初余秀華很生氣,但后來她想開了:“于我而言,這確實是一份意外。但是一個46歲的女人,還有什么意外不能接受?” 她感謝楊櫧策至少沒有把她藏起來,他讓他的家人都知道了她,讓他的同事知道了她,讓他的女兒知道了她。這是她所在意的,而網友們的各種猜測和擔心,她都不放在心上,她唯一做的事情,就是在他用力愛自己的時候,不停地喊:楊櫧策,加油! 余秀華說:“如果有一天他嫌棄我和我分手了,我也會成全他,因為每個人的人生的意義,要大于愛情所帶來的意義!

    現在看來,感動女詩人的勇敢與公開,何嘗不是一種作秀呢?現代人是不怕公開的,也不怕背上罵名,王寶強的老婆、杭州保姆縱火案的那位先生,哪一個懼怕公共呢?他們都是利用公眾來盤剝自己想要的利益罷了。

    道歉信里,楊儲策還在教導余秀華要怎么做人、如何看書

    除此之外,在這份愛情里,沒有鬧掰之前余秀華也經常發出感慨:“我已經好幾天沒有看書寫字了”“晚上,我在露臺上寫字。已經很久不寫了,我是多么認真地在和他談情說愛呀,把自己最喜歡的事情都丟了!蔽覀冋f,檢驗一個愛情最好的標準,那就是能不能保持進步,這句話看來一點都不虛假,柴米油鹽、人情世故的種種小事,一邊在不斷升華,一邊在不斷沉淪,都是在給日后留下隱患。

    她曾說過:“我這一生,走得實在辛苦!蹦呐卵矍笆侨μ,她也愿意往里跳。畢竟命運真的沒給過她什么甜頭。所以她愿意忍受換來半刻甜蜜,但現實是,披著假面的愛情,最終還是給她留下了血淋淋的傷口。

    最后,希望女詩人能快速走出這次情傷,并慶幸自己得以擺脫這份感情,繼續堅信自我拯救的力量,忘記楊儲策、王儲策,愛自己才是正道!

    分享 舉報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女生的小便的地方是什么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