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站點

    用戶名

    密碼

    [名作賞析] 文革時期的一本行書字帖,年銷100萬冊出版即脫銷,但有人說匠氣十足……

    3 已有 120 次閱讀   2022-08-12 12:59
    文革時期的一本行書字帖,年銷100萬冊出版即脫銷,但有人說匠氣十足…… 

    文革后期(1974年)曾有這樣一本書法字帖,出版即脫銷。短短一年時間銷量就達100多萬冊,可謂是一時間洛陽紙貴,在當時的萬馬齊喑年代成了屈指可數的書法界奇葩。

    《行書字帖—魯迅詩歌選》內頁

    1974年的中國書壇,沈尹默、胡問遂等老一輩書法家要不離世,要不未解禁。這種狀況下給了年輕的周慧珺一書成名的機會。

    《行書字帖—魯迅詩歌選》通帖筆勢雄強,既有米字的瀟散奔放,筆致俊邁,又有顏體的氣勢開闊,寬博厚重。此帖筆法雅正,筆意健拔灑脫,尤其能與當時的學書人產生精神共鳴,在全國范圍內迅速走紅。連印十多版,創下一百多萬冊的銷售紀錄。

    作者周慧珺,在米字的圓筆中摻入碑版的方筆筆意,將碑版書法的天真質樸與唐宋法帖的嚴謹典雅相融通,尤其注重作品整體氣韻的表達,最終形成了“慧珺體”方圓并舉、氣勢雄闊、“帖形碑質”的個人特色。

    然而,在本世紀的一本新書《書法門診室》中,批評家馬嘯給周慧珺先生掛了號:“融會而不貫通”!

    馬嘯認為:周字在學魏碑與米字上只是表面上的借鑒融合而實際沒有打通古人與今人精神對話的通道,比如筆畫映帶太多、折筆急躁, 字里行間錯落感過于流美造作,匠氣十足,沒有突破。

    這個觀點讓許多愛戴敬仰周慧珺讀者很是吃驚,突然遭到“三觀”的顛覆,一時間書法界眾說紛壇。

    年輕時的周慧珺

    周慧珺先生的這本書當年為什么這么火爆,馬嘯對周先生書法的批評是否適當呢。下面跟隨黑土找來周先生的部分代表字帖一起欣賞,一探究竟。

    1985年出版的這本《古詩楷書學生字帖》, 可謂是融唐楷的法度,魏碑的險峻一爐。點畫明凈,力透紙背,從此帖你能清晰地體會到唐楷的端莊與魏碑的天趣意蘊。

    1986年出版的《長恨歌》是周體行楷里程碑式的作品,整體風格矯健無絲毫“小女子”態,通過五分魏碑、四分唐楷外加一分古隸的完美結合,通篇清氣逼人,毫無濁味,將書法美學景象直接放入了1000年前的盛唐時空框架。

    1988年出版的《古代愛國詩歌行書字帖》

    如果說70年代她的書風還未擺脫古人秀美之遺韻,80、90年代她已經完全形成了自己的風格,在秀美之外,增添了力度、險度。在章法布局上,她追求整體精神聚焦,局部間奇正錯落、濃淡枯潤、疏密虛實的完美統一,連綿行草可謂元氣淋漓,線條圓潤健拔,筆鋒游轉之間透露出逼人的華氣,自此可以說她將米字的風墻刷韻與黃山谷的恣肆遒美,神閑意濃地作了吐故納新。

    以上是近年出版的《行楷千字文》, 她在帖形碑質風格成熟的同時卻已帶有較多的周氏風格習氣。確實如批評家所言:許多字的結體過于生峭、藏拙、偏側,呈一定的習慣定勢,字缺少質樸生氣。

    以上是最近出版的《真草千字文》,你可能一眼見到此作,真不敢相信是周先生的作品。當然,這幅作品依然融合了了周慧珺先生強烈的米芾風格,但依我個人之見,斗膽說兩句:此作品不平不正少厚壯,筆意直白放肆無所規矩,筆氣略有連貫而不知所止,縱得運腕熟而無韻律。

    周慧珺女士晚年書法面貌的顯著變化,這對于有一定成就的書法名家來說是不可想象的。變化得能否成功,眾說紛紜,有交口稱贊者,亦有不同的聲音。學者姜壽田認為:

    周慧珺在后期創作中試圖打破自我風格定式,進行“變法”。她在保留原有書法的筆勢、線形外,融入長槍大戟的黃山谷的筆意,并一變遒媚夭矯的行書體格為行草書的恣肆怒張。周慧珺的“變法”,雖不乏新理異態,但生硬做作,失之自然,因而并不成功。通過“變法”,周慧珺書法不僅沒有臻至一個新的創作階境,甚至連過去既有風格的優異之處也喪失掉了。

    據對周先生的采訪得知,她一直在孜孜以求地追求自己心中所認定的最高書法理想境界:書法作品能寫出自己的性情風格,同時具有一定的書法技術難度,并且與中國書法傳統的審美標準也沒有大的違背,再能兼有一點時代氣息,在傳統審美基礎上能有一點點突破。

    她一生的書法實踐,無論成敗得失都是一種寶貴的經驗。

    分享 舉報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女生的小便的地方是什么样的